新聞動態

新聞動態

更換提單對船東的風險

發布時間:2017-05-08

在海上貨物運輸中,船東作為承運人有時會遇到租家的要求更換提單,要求船東簽發一套與原發提單某項記載內容有變動的新提單。這時候船東往往會因為不明就里而感到困惑。考慮到與租家關系的維持和自身利益及不明風險的擔心,船東會在遷就和拒絕之間進退兩難。本文就常會發生的提單變更問題作出分析,以解船東之惑。


總的來說,租船人要求更換提單是出于自已的商業利益考慮。如果船東一味服從和遷就,也會被歸結于商務上的需而偏離了法定權利義務關系。在這種情況下,船東的舉動會影響(prejudice)到第三人的權益,比如P&I保險人。如果P&I保險人不愿接受船東這種商業風險,發生的損失就會重新回到船東一邊。在現代海上保險中, P&I保險人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還是愿意對船東的商業利益給予關照,但絕對不是全部。所以船東在接受修改和更換提單這個環節上還是需要明白和謹慎。


更換提單的多數背景會涉及到貿易的中間商,該中間商也是租船人。中間商往往從發貨人那里以FOB價格條件買入貨物,然后租船,投保,再以CIF價格條件賣給最終的買方/收貨人。中間商運用自己的租船,控制船舶的能力賺取貨物的差價。同時,中間商又不想使得最終的買方看到自已的盈利和貨源,因此就產生了用第一套提單換取第二套提單的需求,而第二套提單就有了內容的變更。 (不排除有時候中間商與供貨商商措好可以指示船東直接出具運費預付提單而不再需要第二套提單) 船東要切記無論接受什么原因的更換請求,一定要從租船人那里收回全部的第一套正本提單,以免發生兩套正本提單在市場上流轉,這會導致船東面臨雙重交貨義務。


船東本人并不因為提單的變更而產生額外的利潤,甚至會發生額外的損失。到底那些變更要求可以有條件接受,那些不能接受?我們有必要就經常發生的而變更項目逐一做出分析如下。

1

變更發貨人信息

租船人經常提出的要求是變更原發貨人為自已。這是因為中間商/租船人不想使得最終買方從提單上看到原始供貨商的名稱,以免最終買方將來有機會撇開中間商與供貨商展開直接貿易。由于中間商是與最終買方的合同賣方,中間商有權利這樣做。但是船東沒有義務配合,除非租約中有條款約束船東。( Imposing such an obligation on the Owner in the Fixture)。但是考慮到商務關系和危害不大,船東可以在中間商提供P&I格式保函的情況下接受。在這種情況下船東等于承擔著“禁止反言“(estoppel)的義務而需要對第一套提單的信息保密,否則會遭遇被索賠的風險。在Jacson v. Royal Bank of Scotland (2005) UKHL 3一案中,香港中間商與歐洲買方定有長年供應泰國生產的狗糧的貿易合同。在一次結算中,結匯銀行不慎將第一套提單的副本錯發給了歐洲買方,買方從中知曉了貨源的信息。幾個月后,該買方中斷了與中間商的長期業務合作而直接與泰國供貨商建立了貿易關系。中間商將銀行告上法庭,英國高院判決銀行賠償原告四年的盈利損失。

2

對實際裝貨港描述不實

發貨港一般會反映貨物真實產地,除非買賣合同另有規定。在國際貿易合同中,貨物的產地是條件條款,一旦賣方違背,買方知情后有權利解除合同和索賠損失。如果賣方倒閉或財務狀況不良,買方會選擇扣押簽發不實提單的船舶,對船東提起侵權之訴。侵權之訴會打破海運合同中保護承運人的責任免除,責任限制和訴訟時效規定,承運人會喪失P&I的保障。所以更換提單中的實際裝貨港是船東堅決不可接受的。

3

變更卸貨港

卸貨港是買方收取貨物的地方,如果新舊提單規定的不同,則意味著中間商要將貨物的實際交付地點作出變更。如果第一套提單與第二套提單規定的卸貨港不同,但兩個卸貨港所屬的國家法律體系一致則問題不大。比如原卸貨港和要變更的卸貨港都適用海牙維斯比規則(該規則是各家保賠協會對Cargo Liability的標準限度)。如果要變更的港口所適用的法律會對海上承運人的責任比原提單設定的港口國度更加嚴苛,比如第二套提單要改為將貨物卸載到適用漢堡規則的港口,則會加重P&I保險人的負擔 (Aggravating encumbrance or liability to P&I insurers)。保賠協會一般不贊成船東這樣做。如果非有必要,保賠協會會建議船東向受益方/租船人索取保函(LOI),并審查擔保人的實際補償能力(Availability of indemnity performance),爭取船東將來從擔保人那里追回對第三人的額外的責任金額。

4

變更裝港完貨日期

這會涉及到倒簽提單或順簽提單。P&I保險人絕不贊成,所以也沒有備用的保函文本供船東參考。倒簽提單的危害已經周知。順簽提單的危害也是同樣。順簽提單會是發貨人要在付運日期上隱瞞貨人。個中原因可能是貿易合同規定提單日期關系到貨物的結算價格不同,或者關系到貨物在裝貨港的倉儲費的分擔不同(有些變形的FOB合同可以規定交貨地點不是On Board,而是某碼頭交接)。也可能是中間商在處理兩個買賣合同時有所不順,導致最終買方開出的信用證日子較晚。在The “Eurus” (1998) 1 Lloyd’s Rep 351一案中,提單簽發日與實際完貨日僅相差了一天,使得租船人,FOB的買方損失了70萬美元,船東被告上法庭。總之,不如實記載付運日期會損害船東利益。根據海牙維斯比規則第三條第3款和第7款,在提單上真實地記載裝船日期是對貨物進行如實描述的內容之一。如果不實,也會違反了保賠協會的Rules,保險人不會因此承擔任何損失和責任。

5

變更提單簽發地點

這個問題與變更卸貨港有些相似。中間商借原始發貨人的名義指定的船代很可能并不在裝貨現場辦公,而是在另一個國度。船舶開航后中間商作為租船人有權利要求船東令船代簽發提單。此時提單的簽發地點就不會是實際裝貨港了。如果要求的提單簽發地與貨物實際裝船地適用的海運法律相同,則沒有什么風險。反之,如果提單記載的簽發地適用比裝港更加嚴苛的承運人責任法規,就會加重P&I保險人的負擔。這種情況下P&I保險人的態度和處理方式與上述第4項相同。Hamburg Rules Article 2設定了該規則的適用范圍,其中的 (d) 規定:“The Bill of Lading or other document evidencing the contract of carriage by sea is issued in a Contracting State” 也就是說,漢堡規則會在提單簽發地自動適用。

6

請輸入標題

變更Consignees僅會發生在記名提單上(Straight Bill of Lading)。這種情況一般較少涉及到中間商,而是發貨人租船并向船東提出要求。記名提單一旦簽發,根據英國1979年貨物銷售法,貨物的所有權(the property)就發生了轉移。賣方在結匯前如果記名的Consignee倒閉,船上的貨物就歸破產清算人而不是賣方。這就是為什么貨物的賣方一般不喜歡接受記名提單,而樂于使用To Order Bill of Ladings的原因。后者能使得賣方/發貨人控制貨權,即使尚未結匯。發貨人/租船人要變更Consignee的原因是對買方的付款能力有了懷疑,決定將貨物另賣他人。這是一種合理的貿易行為,船東可以接受,保賠協會也給與理解,但是仍然需要租船人提供船東P&I格式的LOI。Notify Party在To Order提單中僅起到接受船東信息的作用,比如發生了共損和其他海損事故等,所以Notify Party的變更風險要小于其他項目的變更。

7

變更對貨物表面狀況的描述

這種情況會發生在(雖然較少)船長對貨物狀況在提單上做出了批注的情況下。依照海牙維斯比規則第三條第3款和保賠協會們的Rules, 船長船東有義務對貨物的真實狀況在提單上作出描述。這意味著船長有責任將收貨的大副收據上的不良批注轉載到提單上(Clausing the Bill of Ladings)。如果造成發貨人/租船人結匯困難,租家便會請求船東收回載有不清潔批注的提單,另簽一套清潔提單然后去二次結匯(renegotiating the bill)。船東不可以接受這種更改要求。這種情況比起船長在裝貨港接受發貨人和租家的保函然后簽發清潔提單更加危險。保賠協會如果知曉會解除賠償責任(discharge the liability)。

8

分解提單(Split B/L)

租船人要求船東分解提單是出于銷售貨物的需要。比如,中間商原本打算將整船的10000噸化肥轉賣,但是后來分別找到了兩家買方。這就需要將原始的10000噸化肥的提單收回并請求船東改簽兩套數量不同的提單(總數仍然是10000噸)。這種情況會發生在貨物已經起運,船舶在航行中,它被稱之為“浮動貨物Floating Cargo”的買賣。依據英國1979年貨物銷售法,是允許買賣海上浮動貨物的。在此情況下中間商將要出售的是CIF貨物的的全套單證Bill of Lading。( CIF貨的交易被稱為單證交易)。所以,將該物權憑證分解( Split the Bill of Ladings ) 等于將貨物分銷,屬于正常貿易行為,船東可以接受。但是仍然需要受益方提供LOI。

可以看出,對提單內容的更改最大的風險涉及到P&I的Cargo Liability。所以保賠協會非常謹慎并在照顧到船東商業利益的情況下提出了合理的處理建議。當然,保賠協會們建議船東接受的LOI最好是銀行保函,或者租家保函由銀行會簽(Countersigned by Banks)。現實中租家可能很難做到。這就需要船東們審時度勢,靈活處理。比如在租約中事先約定船東沒有義務配合租家的要求對已經簽發的提單改動或更換,除非提供了船東滿意的擔保。有了事先約定,當租家產生要求時,船東就會主動許多并有較大的談判空間。


編者:諾亞天澤理賠董事  劉衛東

单机老虎机下载官网